欢迎来访殡葬网【www.szang.com】 展厅登录 免费开通展台 【展厅优势】   殡葬网服务热线:15325719267
殡葬网
网站首页 行业新闻 政策法规 殡葬文化 展会展览
殡葬服务 殡仪馆公墓陵园殡葬中介殡葬用品殡葬协会宠物殡葬 殡葬指南
清明节 新闻风俗问候诗词  悼念馆 历史娱乐社会国外雷锋
殡葬搜索 服务热线:15325719267 QQ:  欢迎来访殡葬网! 欢迎来访殡葬网!
当前位置 殡葬网--> 悼念馆
 
殡葬网:殡葬服务一条龙 丧葬服务一条龙
植物学家钟扬纪念馆
目前共有 2339 人来过悼念馆 【馆号:20173144】
共有567人献花【我要献花】 共有567人上香【我要上香】 共有578人点烛【我要点烛】 共有48人留言【我要留言
悼念馆建立时间:2017-9-26
关于 钟扬 的基本资料
姓名:钟扬
性别:
民族:汉族
籍贯:湖南新宁
别名:不详
职业:复旦大学教授、复旦大学研究生学院院长
生于:1964年5月
死于:2017年9月25日
安葬于:不详
关于 钟扬 的生平介绍
  钟扬(1964-2017),1979年考入中科大少年班,1984年毕业于该校无线电电子学系。1984-1999年在中科院武汉植物所工作,2000年起任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,植物学和生物信息学博导。2009年被教育部批准为长江计划特聘教授(西藏大学),曾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;是中组部第六、七、八批援藏干部。去世前为复旦大学党委委员、复旦大学研究生院院长。

  他生前曾说,把一件事做成功可能只需要1万个小时。他在中科大少年班学无线电,后来却成为武汉植物研究所教授。他说,“我算过,自己在中科大确实花了1万个小时在学习,这与成绩高低无关,你付出的时间必定在将来有所收获。”

  上海浦东南汇东滩湿地,种植了十亩红树林。2009年,著名植物学家钟扬和同事们亲手种下它们。钟扬说,这是他“献给未来上海的礼物”。

  但他再也看不到茂盛的红树林长满上海的海岸线了。

  据复旦大学消息,昨日(9月25日)上午,复旦大学党委委员、研究生院院长、著名植物学家钟扬教授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出差途中遭遇车祸,不幸逝世,年仅53岁。

  作为长期从事生物多样性研究的植物学家,西藏是钟扬几十年科研生涯中绕不开的重要环节。谁也没有想到,这位援藏长达16年、在青藏高原上每天睡不到5个小时的植物学家会突然离世。

  2001年,钟扬第一次踏上青藏高原的土地,成为西藏大学的教授。此后十几年,他每年都有150天以上的时间待在西藏。他为西藏大学争取到了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,帮助西藏大学培育出了第一位植物学博士,带出了西藏自治区第一个生物学教育部创新团队。 无论是在西藏大学还是复旦大学,钟扬的课都是备受学生追捧的热门课程。西藏大学理学院副教授拉琼于2011年考上了复旦大学,成为钟扬的博士研究生。拉琼告诉南都记者,恩师钟扬工作一直非常拼命,“完全不要命的,在青藏高原上,整天陪着学生搞研究”。

  钟情西藏

  一年在西藏要待150天以上

  “青藏高原有2000多种特有植物,那是每个植物学家都应该去的地方”,2001年,恰逢复旦大学对口支援西藏,时任复旦大学生科院教师的钟扬第一次踏上青藏高原。2010年,钟扬成为第六批援藏干部,3年援藏结束后,又成为第七批援藏干部,先后担任西藏大学理学院副院长、西藏大学校长助理等。

  十多年间,钟扬先后15次自费进藏,从藏北高原到藏南谷地,从阿里无人区到雅鲁藏布江,在林芝、日喀则,在那曲、阿里,都留下了他和学生采集野生植物标本和DNA样品的影子。高原生活的种种困难,只有钟扬自己知道。刚到西藏时,钟扬花了整整5年来克服高原反应,后来体检时,他发现高原环境还是对自己的心肺功能造成了损伤。尽管如此,钟扬每年仍要去西藏大学工作150天以上。有时,他一天要在海拔相差4000米的两地工作。

  援藏16年的钟扬,每年在西藏的时间超过150天。

  为什么要去西藏?在钟扬看来,与其说是支援,不如说是学习。特有的生态环境孕育了青藏高原特有的生物资源,从海拔2000多米到海拔6000多米,都有植被分布,海拔3800米以上的高山草甸、灌丛、高山流石滩气候恶劣,但植物随处分布,极具研究价值。钟扬曾说,“对研究生物学的人来说,西藏就是我们最重要的财富。”

  “西藏的植物资源从来没有进行过彻底盘点,即使在全世界最大的种子资源库中,也没有西藏地区的植物种子”,钟扬曾说,植物最易受到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,调查西藏的生物资源得加快速度。

  如何保护和研究西藏地区的植物资源?“培养出一支西藏地区的地方队伍显得很重要”。去西藏后,钟扬觉得,单靠一个人干不行,西藏的同行研究生物多样性有天然优势,他认为自己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把青藏高原的生物学科建设好。

  收集植物种子是研究西藏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一环,钟扬给自己的目标是,每个标本收集5000颗种子,而按照学术规范,两个样本之间的空间距离不得小于50公里。有时,钟扬一天就要走800公里,每走50公里,看见一个种子,赶紧收集那几个,装上麻袋,然后开车去另一个点。

  有一次,钟扬发现了一种和平原上的毛桃完全不同的西藏毛桃,他想办法采摘了两麻袋毛桃。为了把这些毛桃核完好无缺地取出来,他发动全课题组的老师到他的办公室去啃毛桃,5000颗毛桃整整啃了3天,才把核都啃出洗净。

  钟扬曾把自己比作裸子植物,像松柏。他认为在艰苦环境下生长起来的植物才有韧性,生长得慢却刚直虬劲。援藏期间,钟扬的实验室培养出了第一个藏族植物学博士,西藏大学也拿到了第一个生物学自然科学基金。钟扬曾说,他的梦想是把西藏的生物多样性研究推向世界。

  因为研究领域类似,都做青藏高原植物研究,都在西藏工作,且年龄也差不多,中科院昆明植物园党委书记、副所长杨永平自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与钟扬相识。杨永平告诉南都记者,他和钟扬早年曾合作研究青藏高原植物,2007年至2012年间,他们在青藏高原采集植物种子,他主要在藏北,钟扬主要在藏东南。在杨永平眼中,钟扬是个身体很好、知识面很宽、非常善于表达的人,“他钟情于西藏”。他说,除了采集种子,钟扬还做青藏高原的植物适应、演化研究。

  杨永平是青藏高原第二次综合科考生物生态组的牵头人,他告诉南都记者,如果钟扬没有去世,也会参与到青藏高原二次综合科考中来。昨日下午,杨永平得知钟扬突然离世,非常遗憾和惋惜。

  多才多艺

  走到哪里都像一团火

  中科院武汉植物园研究员江明喜1987年进入中科院武汉植物所,与钟扬成为同事。江明喜说,他印象非常深刻的是,1991年秋,他和钟扬一起到武汉附近的斧头湖做水生植物调查。白天,他们穿着雨鞋、踩着泥巴做调研,晚上住在湖边小学校园里。尽管条件非常艰苦,钟扬还是很乐观,大家都被他带动起来。

  “他走到哪里都像一团火。他科研能力很强,对科研、对生活都很有热情,他永远是个乐观的人”,江明喜说。

  江明喜眼里的钟扬还多才多艺。单位组织活动时,他还和钟扬表演过相声。早年,武汉植物所流行打桥牌,钟扬也特别喜欢,且水平很高,“他是一个非常高雅的人”。

  江明喜说,在钟扬担任中科院武汉植物所副所长期间,表现出了极高的领导才能,“他头脑敏捷,讲话很到位,考虑问题很准,看问题很有深度”。更让江明喜佩服的是,钟扬作为援藏干部去西藏大学教学,在西藏做了很多工作,并为西藏培养了一批少数民族人才。

  对于钟扬在西藏做的种子采集,江明喜称,这对将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、社会经济发展很有意义。“全球气候变化后,很多物种会不适应原来环境,一些植物就会往高海拔地区迁徙。现在西藏很多植物适应了高海拔、高纬度环境,将来全球气候变化之后,现在收集、保存的种子就是将来我们的种源,对于生物多样性保护具有很重要的意义。”

  性格老师

  招生不考察英语只看兴趣

  钟扬时常教育学生“最好的植物学研究,一定不是坐在邯郸路的办公室里做出来的”。他乐于给本科生开设通识教育课程,主讲的《生物信息学》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名牌课程、复旦大学生科院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。曾有同学在BBS上发帖说,“钟扬老师讲的科普小故事就像好莱坞大片一样精彩”。

  在学生的眼中,钟扬永远精力充沛。复旦大学生科院一位毕业生告诉南都记者,毕业多年,他还清晰地记得每周日晚,钟老师实验室里飘出香气扑鼻的饭菜香,“他总是工作到半夜两三点,一起做夜宵吃是他们实验室的传统。”

  今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,钟扬表示,从复旦大学到西藏大学后,由于精力有限,在复旦的研究生招生量逐年减少。目前,钟扬已培养出了七个少数民族博士,五个藏族博士中有四个都留在了西藏大学——扎西次仁是钟扬在复旦大学指导的藏族植物学博士生,还是西藏大学理学院第一个获得植物学博士学位的青年教师。西藏大学理学院副教授拉琼也考上了复旦大学的博士研究生。

  钟扬招生学生只看他是否喜欢做植物研究。

  在考察学生时,钟扬有个特别之处:对藏族学生不考察英语,也不看知识面,只看兴趣——喜欢做植物研究就会招。西藏大学生物系的一名在读生告诉南都记者,钟杨教授在西藏大学学生中的口碑很好,“他作为长江学者能支援我们学校很不容易。我在学院的宣传墙上看到过他的照片,照片中他戴着一顶草帽,顶着大太阳在野外搞研究。听学长说过他是个谦虚、随和的人。”

  今年,西藏大学生物系教授索南措刚考上了钟杨的博士生。她告诉南都记者,钟杨在选博士生的过程中,最看重的是学生对科研的热情和兴趣,“我和他认识十年了,他是个特别亲切的人,我遇到什么困难都敢跟他说。”

  科研工作繁忙,但钟扬每年都会去给中学生们上生物课,还坚持写科普文章。他曾说:“现在许多植物都濒临灭绝了,人们还叫不出它的名字,真的很遗憾。”在今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,钟扬讲述了自己通过收集一颗颗普普通通的种子来造福苍生的故事。

  收集那么多种子,对普通人来讲意义何在?钟扬在演讲中给出了他的回答:“没有人会在乎是谁采集的种子,但如果一百多年后,这个植物灭亡了,只要找到一个种子或少数的种子,就很有可能把它栽培成功。”

  “在我们植物学界,那就是真正叫希望的种子”,钟扬说。
友情链接
合作联系
殡葬网 国家公祭网 中国殡葬协会 北京市殡葬协会 安徽省殡葬协会 广东省殡葬协会 广州市殡葬协会 深圳市殡葬协会
上海市殡葬协会 青岛市殡葬协会 重庆市殡葬协会 成都市殡葬协会 合肥市殡葬协会 厦门市殡葬行业协会 名人之死 成都殡葬
祭文大全 天堂家园 一空网 殡葬人才网 公墓陵园网
关于殡葬网  殡葬网业务合作  殡葬网地图  殡葬网友情链接  联系殡葬网
殡葬网(www.szang.com) 2012-2018 版权所有 杭州欧恒科技有限公司
服务热线:15325719267  QQ:2244075995 2562268542  邮箱:szangcom@163.com
欢迎来访殡葬网!  欢迎来访殡葬网! 浙ICP备13006445号-4